军旅驿站征婚交友网络军营
战友朋友们欢迎光临军旅驿站 兵心依旧网络军营
军旅驿站征婚交友网络军营

军旅驿站征婚交友QQ群号:261617315 :: 194430867
 
首页QQ登陆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注册
亲爱的战友 朋友们欢迎来到军旅驿站网络军营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发表主题最多
战狼
 
火蓝刀锋
 
童童
 
某某
 
八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日历日历
合作伙伴
免费论坛

免費論壇



统计
论坛共有94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红烛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337个帖子 在273个主题中
丫头爱的是兵, 不是军装
周五 九月 27, 2013 6:01 am 由 战狼
丫头爱的是兵,不是军装

今晚丫头睡不着失眠了,和兵相识的经过慢慢都浮现了,丫头想到和兵相识的经过了!


[ 完整阅读 ]
评论: 1
征:军人 老公一名
周五 九月 27, 2013 6:02 am 由 战狼
征:军人老公一名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曾经的教官,现在的爱人又是一年军训时,谁会是他的姑娘?
周五 九月 27, 2013 6:01 am 由 战狼
曾经的教官,现在的爱人《又是一年军训时,谁会是他的姑娘?》

我人生中接触的第一个军人,就是我大学时候的教官,也是我现在的爱人,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
四年前,我从来都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男人,会走进我的生命中,教会我怎样去爱,去包容与相守。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我是如此喜欢军人呀!为什么遇不到一个军人,征军人老公一名
周五 九月 27, 2013 5:59 am 由 战狼
我是如此喜欢军人呀!为什么遇不到一个军人,征军人老公一名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解放军— —武警
周五 九月 27, 2013 5:55 am 由 战狼
解放军——武警《区别》
 
第一、相同点。首先,作为国家武装力量,解放军和武警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
周五 九月 27, 2013 5:55 am 由 战狼
军人的眼泪为谁流,军人的双膝为谁跪。

军人的眼泪为祖国而流。祖国在军人的心中是最神圣,最超然的。是军人宣誓要用鲜血和生命保护的地方。祖国的一切都在牵动军人的心。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军人的眼泪为祖国而流
周五 九月 27, 2013 5:53 am 由 战狼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请゛理解゛军人,他们只是普通人。多些理解,多些感动
周五 九月 27, 2013 5:52 am 由 战狼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消防兵给大家的印象就是救火
周五 九月 27, 2013 5:49 am 由 战狼
消防兵给大家的印象就是救火的,
也是应该救的他们就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


[ 完整阅读 ]
评论: 0
投票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 找回我的密码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分享 | 
 

 军旅驿站:士兵日记从军实录

向下 
作者留言
战狼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316
注册日期 : 13-03-30
年龄 : 29
地点 : 云南 昆明

帖子主题: 军旅驿站:士兵日记从军实录   周四 四月 04, 2013 10:16 am

直到现在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当过兵。

那天去接女朋友,她同事见了我,问她:“哎,你男朋友是不是当兵的?”我女朋友说你怎么看出来的,她同事说她老公也是部队的,看我的“作风”就象当兵的。

都这么多年了,我身上还有“兵味儿”吗?

我的确当过兵,曾经是“好兵”,也当过“兵”。


拉开抽屉,从满满一抽屉的日记本里,捡出那几本纸页已经发黄的本子,陈年往事立即浮现在眼前……

一临当兵前

(注:那年我十八岁。

高中毕业后,我没去考大学,而是迫不及待地进了一家工厂。虽然我念的是一所重点中学,但我的理想是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然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因为我有很多兴趣爱好。

那是一九八九年的年初,有一天,厂保卫科通知我开会,说“不许请假”。去了才知道,要我们那批适龄青年响应国家号召,积极报名参军。

回家跟父母一汇报,父亲不太同意,希望我好好在单位上班,母亲很支持。

这个本子是外公送给我的,扉页上有“小勇惠存”四个字,塑料封皮。)

3月1日星期三雨

主观上最好不去,如果体检合格,各方面符合要求,再不去似乎不太好。有些难办,看来只能最后体检时“搞鬼”了。

不过去外面闯闯也不无好处,问题是我现在岗位到底还没定,在外面三年,回来后厂里不知会怎么样,有后顾之忧。

可能性还是很大,因为体检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去好了!

3月2日星期四多云

就象下棋,权衡再三是必要的,不能轻率,要慎重而非犹豫。尽管如此,命运无常,成为败招亦有可能,也可能是正招。我深信:命运靠自己创造!

也许是“人之常情”、“正常现象”,我总在渴望找到适意的女朋友,渴望享受异性的温馨,非常迫切。

天气反常,闷热,空气潮得很,窗外吹来丝丝的风,暖暖的,感到很舒服。

明天体检!

3月3日星期五阴雨

我说过,体检是不会有问题的。明早验肝功能、透视,晚上要睡在那儿。还要复检。

当兵是差不多定了!

我的路太不直了,一直有这种感觉。一下这样,一下那样。

体检结果是用数字表示的,“1”最好,“2”中上,“3”普通,“4”淘汰。我有一项“1”,“2”有好几项,其次是“3”。在兵类上是写“2”。但愿当个二等兵。

3月5日星期日多云

总的说我身体还不错,从常生病的小孩子到健壮的小伙子,归功于锻炼。

外婆和姨娘说我比小时候漂亮,外婆说眼睛好看起来了,小时候眼睛漠然无神、呆呆的,姨娘说小时候象是塌鼻子,现在好看起来了。

常照镜子对美容有好处。

3月7日星期二多云

孩提时“玩打仗”,总想当“解放军”。穿上一件小军装,系上一条军用皮带,再在腰间别一支小手枪,似乎是天底下最威风的事情。一转眼,我真的要当兵了。

看着某同学去参军,竟丝毫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也要服兵役。

思前想后,不由心生感叹。

3月9日星期四晴到多云

对女人,对女人的身体,我愈来愈萌发出强烈的冲动。书上写的男女欢爱给我以无法抗拒的挑逗,简直受不了。幸而我尚有理智,不会去做“越轨”的事。

早恋,是违背意志的。我觉得自己心理、生理都没成熟,早恋就象吃没烧熟的饭——不三不四。

可是,女人,那四肢、腰、胸,那些性的引诱,太厉害了。女人……

(注:别笑,那时候我就是那样的)

3月10日星期五晴到多云

在与别人谈到性书时,我说不感兴趣,“远水解不了近渴”,没意思。

实在我也很少买这样的书。不过现在这种文字、画面无孔不入,几乎不可能不接触到,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也就难怪流氓犯、婚前性关系成为普遍现象了。

3月12日星期日多云

今天和同学去饭馆聚餐,遇见俩姐妹。

我们一走去,远远看见她们坐在饭馆门厅里,朝我们这边笑。

我不动声色。对女人不能见好面孔就神魂颠倒。

我们上了楼,坐下来。

吃了一会儿,妹妹上楼来了,眼睛大大的,还亮闪闪的,没说话先笑起来,看上去倒天真活泼。身材不错!

我见她进隔壁房里,便跟了进去,同她聊起来。

“这是谁?”我指着地上一小女孩,“你女儿?”

“是呀,我女儿。”她笑着说,眼睛看向门外。

“真的你女儿?”

“嗯。”她微笑。

“你结婚啦?老公是谁?”我险些信了。

“你喽!”她笑道。

没料到这么快先送上门一个“便宜”,这是第二个叫我“老公”的女孩子。

我又同她扯了几句,看得出她对我印象还好,和我说了很多她家里的事。开这家饭馆的是她姨娘,她来帮忙的。

“和我们一起坐坐嘛,怎么样?”

“我吃过了。”

“那就聊聊天嘛!”

“那就等下过来吧。”

“你说话算数的,我相信你。老公还不相信老婆吗?”

她笑了。

可是后来她不肯来,倒是她姐姐来了,我拖了张凳子,让她坐在我旁边。

她比妹妹文静,但更爱笑。

(注:女人笑眯眯,不是好东西。韦小宝说的。)

我从她那儿打听到她妹妹叫亚萍,十八岁,她叫爱萍,十九岁。

姐姐丰满,文静,妹妹苗条,活泼。

姐姐笑起来很迷人,一手托着腮帮,一笑就露出一排玉石般的牙齿,很是可爱。

一起的同学很不对劲,动手动脚的,没的降低自己人格。他们不上路,竟会去搂搂抱抱,甚至去亲……

由于弟兄们的行为,妹妹提防起来了,连我叫她都不理。唉!

倒真想去交她们这对朋友。

3月25日星期六阴有雨

保卫科通知我,27号领军装,4月12号下午正式出发。还有十六天时间。

外公给我一个红包,四十块钱,红纸上写:“鹏程万里,长命百岁。”老人家对我的期望与祝愿,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班组里会了一次餐,为我饯行。

车间里要买东西送我,问我要什么,我想不出,就说笔记本和钢笔。

我去当兵,对厂里、对自己,是好事,对车间是损失,本来我是培养对象。我当兵是为了见世面。平时我的集体观念比较淡薄,“爱国”、“报效祖国”都是学生时凭空许的诺,去当兵是把自己的利益同祖国、社会的利益联系起来的机会,也是实现以前的诺言的机会。在一生当中也是难得的一次体验。

(注:那年厂里有九个人去体检,最后只剩我一个通过,有的是身体不合格,有的是故意不去,所以保卫科长盯牢我,生怕完不成人武部的指标。我说你们放心,只要体检通过,我一定去。)

3月28日星期二多云

昨天领了军装。晚上厂里请父母去座谈,开欢送会,吃了餐“便饭”。

车间里送我一支“HERO”(注:钢笔。),一本“上海日记”。听说我们工段以前没人出去当兵过。

还有十三天。

或许真是命中注定,我的变化不小。从学校出来,进厂,不到三个月就去杭州,回来两个月左右,又去当兵。幸亏我什么都没定格,翻来覆去也承受得住。又没有女朋友,年纪也不大,所谓孤身一人是也,管他天南海北,出去见识见识也好!

我打算让这“成长篇”停一段,部队回来再继续我的“爱之旅”。

3月29日星期三多云

对着镜中穿着军装的自己,不禁暗自发笑。这回穿的可是正宗军装。瞧,穿上肥大的军装后,形象还挺不赖!

3月31日星期五多云到晴

有时候有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所经历的一切象一场梦,不自觉地去做一切事,鬼使神差般生活。

青春,美好却短暂。

多少东西吸引着我却又似乎太遥远,美丽的幻想使我深深迷恋——尽管只是空想。也许是因为越是得不到的越美好。

青春时光,心里有多少难以解答的问题,也许,身处其中时只能得到难以捉摸的解释,也许我们走过她再回过头来时,才会明白一切的真谛。那时我们也许会感叹青春不返,也许因为回不去才又更加赞美青春。

而现在,抓紧青春时光吧!

(注:挺深刻的!)

4月11日星期二阴雨

在电视台,我看一个女的,那女的也看我。她以为我对她有意思,一边审视我,一边隐约等待我去“进攻”。我没有。

看女人是因为她们的肢体吸引我,她们的行为让我产生幻想。我比较喜欢丰满的女人。

身材是女人是否吸引我的重要因素。那种曲线分明的躯体,使看的人觉得看看也是种享受。

每个人的青春都是短暂的,到了年老体弱时,兴许就没有女孩子对我看了,那时想起现在,不知是遗憾还是心酸?

我太害羞了,常因为别人的注视而显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太可惜了——不能为自己的魅力自豪。青春万岁!

这可能是最后一天的日记了,余下的三年(或四年)后再接着记。

(注:那时我已经知道要去当兵的地方了,体检的医生是我父母的同事,问我喜欢去哪里,我说这辈子还没见过海,要是能去海边就好了,大概那医生帮我说了好话,我果真分到了海边。那年有两个地方都在海边,上海和厦门。我去了厦门。

这本写到这里就结束了。

第二天,一个湿淋淋的日子,我穿着没有领花和帽徽的军装,胸前配戴着大红花,在老的县府礼堂集中后,背着行李,登上了南下的军列。

在列车上,我继续着我的士兵日记。)
4月12日星期三阴雨

晚上七点多,满载新兵的列车启动前。

每个车窗前都围着一群送行的人,千句嘱托、万句关心,说也说不完。

父亲和小弟来送我,他们夹在人群当中。虽然没有说什么(一下子似乎不知说什么好),但关心、不舍的心情溢于言表。(注:后来外公告诉我,母亲受不了那种气氛,所以没去送我,她在家哭了。)

火车终于徐徐启动,再见了,亲人!再见了,朋友!

4月13日星期四阴雨

昨天一个晚上加今天一天,估计要明天下午才能到厦门。

能分到什么部门?我忐忑不安。

说是军列,却什么站都要停,特慢。吃饭都是在站台解决的,乱哄哄,靠抢的一样。

4月14日星期五阴雨

终于到了目的地。在车站就分兵了,接兵的拿着一个个档案袋,报到谁的名字就出列。我被分到船运大队,太棒了!

大家早就在议论分到哪里好,都怕被分到岛上,听说岛上一年都出不来几次。

可惜不能好好写信,真想把这两天两夜的感受记下来、告诉亲友!

4月16日星期日多云

我们先来了教导队,山东、江西、福建、安徽、江苏等地的都比我们先到。

一路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生活有规律对健康有利!

在这儿没事做就写信,一本信纸当成作文本,一封封写,一口气写好几封,然后撕下来寄出去。

昨晚断断续续算做了一百个俯卧撑,手、胸都很痛。

就可惜不能出去玩!

4月17日星期一多云转阴

这些日子平平淡淡,无所事事。初来乍到,新鲜感很浓。

一起来的“老乡”里居然有逃兵,才几天就逃走,真丢脸!

4月19日星期三多云

好多天没摸围棋了,真想痛痛快快下上一天!

天真热!

今天开了新兵训练动员大会。

4月20日星期四多云

上午学习内务条例,目的是使大家了解和熟记我军的宗旨、性质和任务,掌握军人的职责和军容风纪、日常生活的有关规定,使我军的一切行动达到条令规定的标准。

晚上全连又搞了紧急集合。我的背包虽然打得很紧、没在半路散开,但次序打错了,被罚了二十个俯卧撑。分在隔壁班的老乡就惨了,因为跑到一半背包散开了,背包带拖出五六米远,只好抱着被子跑下来,被罚绕操场跑十圈。

睡我下铺的江西“老俵”很鬼,睡觉不脱衣服,枕着背包睡,每次都最快冲出房间。山东那个胖子最笨,一听哨音,衣服也没穿,“咚”地一声就跳下床,跑到门口才想起没穿衣服,摸黑乱抓了别人的裤子,害得江苏那小子急得要哭!

我们还好,听说通信营一个晚上起码来两次以上,让人怎么受得了。

4月22日星期六多云

夏天才开始,而对夏天的感受,每次都不一样。虽还未到最热的时节,却一次一次受到烈焰的冲击。

天天“立正”、“稍息”,走起路都两样了。
4月23日星期日阴雨

天一下子变了,下起大雨。不用出去训练了,大家都在房间里整理内务。

所谓整理内务就是叠被子啦、搞卫生啦什么的。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很好看,也很麻烦。临来前,老妈把我的被子晒过了,睡着是很舒服,可是很难叠,苦了我!

班长比我们早一年入伍,黑脸。他老盯着我的被子,说:“叠不起是吧,等下扔到外面,全连集合踩一遍就好了!”

我很火,又没办法。

下铺的老乡偷偷帮我叠好被子,我在上面压了张小板凳。但愿有效果。

实在无聊,没事情做,没事情想。又不能睡觉。

4月26日星期三多云

看到个漂亮妞就乱了阵脚,没出息!

从下午开始,班长似乎就跟我过不去。先是我不对,队列里要严肃,而我说话太随便了,使班长以为我顶撞他,于是“喝斥”我,差点要打我。可能我的样子有点“狠”,他总算没有象踢我旁边的“小广东”那样对付我,但总是针对我。

我们班在营房东面的小操场走队列,有辆大卡车从边上开过去,车上一个男的两个女的,嘻嘻哈哈不知在讲什么。班长说“向右看齐”,我在碎步调整的时候偷偷看了卡车方向一眼,其实什么也没看清,可是正好被班长看到了,罚我做俯卧撑二十个。还好这是我的强项,我不怕。过一会儿车子往回开,又经过我们班,我大胆看了一下,果然班长又罚我,我干净利落地做了二十个俯卧撑,站起来拍拍手,若无其事。其他人都笑起来,班长见我和他对着干,一气之下扔下我们去向排长汇报了。

如果以骂人、打人来让我服从,那是做不到的,我吃软不吃硬。好好说我反而听得进。

他们说弄不好会被分到岛上去,班长也说别以为现在就高枕无忧了,分到哪里还没定。真的用手里那点权利把我弄到岛上去,那我只会看不起他。

4月27日星期四多云

快发津贴了。

零食可以不吃,书不能不买。

想起昨天下午,真好笑!

我说,即使是一棵草,到了部队也能变成一枝花。那些女的长得又不怎么样,可是在我们这里就是“稀有动物”。

今天走队列时,又有一辆车载着几个女兵经过。我没看。

4月30日星期日多云

才收到父母来信。信里嘱咐我不要任性,要处理好同志关系。

不顺眼的人事不少。以前在家时,心里有气背过脸去也就没事了——只要不弄到自己头上。可在这里,一方面接触时间多,磕磕碰碰是平常的事,另方面火气无处发泄,搞不好就要冲动起来。

我确实不够成熟。

5月2日星期二雨

小时候常以为当解放军多威风、多神气,谁想却这样的辛苦,而且老百姓竟会看轻当兵的,因为解放军艰苦朴素,因为解放军不浪费,也因为一些当兵的不争气。

不过,下辈子我还会当兵的。

回忆以前的时光,心情就象一个怀念曾拥有过的快乐的孩童。那时,自己身边竟发生过那么多那么快乐的事,而那一切都成为过去,只能在回忆中陶醉一番,不可能再来一次了。小孩子往往毫不犹豫地抛开过去,重新开始,长大以后却变得不那么自信了,生怕好景不再,留恋过去,不敢毅然再来。所以小孩子能有各种各样的经历,而大人的生活却缺少色彩。这也是成熟的罪过。

5月3日星期三雨

器械训练比队列训练辛苦。

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有一山高。一起的新兵里我单、双杠还算可以的,可跟老兵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第一、第二练习上学时就驾轻就熟了,所以几乎不用练了。第三、第四练习稍加练习问题也不大,第五练习就有点难度了。

才这么几天,双手都是老茧了,这样也好,握单杠、双杠就不痛了。

5月7日星期日多云

昨晚连里少了两套半军装。都是新兵的,洗完晒在外面被偷了。每天训练都一身汗一身泥,连着下雨,衣服洗了不会干,有人就拿别人的衣服。部队里也这么乱。

到部队以来,身体更好了,主要是精神状态还起来了,不象在家里有时精神不振。

厂里来了封信,是班组长来的。他老婆生了个儿子。

(注:从高中时开始记日记,那时暗恋一个女同学,无处倾诉,于是写在本子里,遂成为习惯。

还喜欢把明星的照片贴在日记本里。那时去图书馆借那些电影画报,然后偷偷撕下喜欢的图片。)

5月18日星期四多云

钱去得真快,又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已经出现财政“赤字”。

无非买香烟、汽水、零食而已。

首都高校学生在天安门绝食请愿已经进入第六天。中央头头们去医院看了病倒的学生。部队里严禁外出,班长们也不例外。听说厦门大学也有学生在市政府门前声援北京。全国各大城市几十所大学的学生纷纷上街游行,表示声援。

他们请愿的目的何在,我不清楚。不过,社会有越来越乱的趋势,让头头们、全社会“震一震”是有好处的吧。

但愿结果皆大欢喜!

5月20日星期六雨

对我们这伙男人来讲,女人永远是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对于那一伙,我们也是谈话的“良资”。

老兵教我们一句话:“三个男兵不谈,日头不落西;三个女兵不谈,日子过不了。”


大约是因为彼此之间隔着一层半透明的薄纸的缘故。记得哪本书里说过,越是朦胧才越有吸引力。正由于我们想要又不敢要,需要又无法满足,才感到彼此对自己有着无穷的诱惑。

到这里,我有一个疑问:不是说共产主义社会里人们是各取所需吗?对于人们吃饭睡觉之外的“头等需要”怎么解决呢?那时也有妓院吗?否则人们需要时到谁那里取呢?这些问题是不可含糊的,存在一天,社会就一天不会安宁。

(注:这一页上的照片是胡慧中搂着吕良伟。)

5月23日星期二多云转阴,有雷阵雨

二十一环!“据说”二十一环!

五次击发,前三个单发,后两个点射,我才二十一环啊!

生平第一次打靶,这样的成绩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我不相信!

北京学生绝食继续进行,全国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很大反响。太乱了也不好。

听说还有在绝食中唱国际歌举行婚礼的。

部队还没传达什么,营区门口的小店有台黑白电视机,训练完我们就去买点汽水什么的,看看电视,讨论一番。这里能收到台湾台。老百姓都喜欢看台湾的节目,说国内的报道不真实。

对政治我兴趣不大。观点是有的,参与感不强,以旁观者的身份为多。因为直接参加国家大事的机会几乎没有。生活第一是我一贯的“宗旨”。

5月24日星期三雨

厦门这里一连几天不停下雨的时候不多,经常是下了停,歇会儿又下。

杭州的气候最好,风景也是。太北不好,太南见不到雪,也不好。

那些学生还在闹腾,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天安门。台湾电视台说毛的像被涂得一塌糊涂,如果这是真的,我反对。决不能侮辱一位曾给中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伟人。

首都一度陷入“基本无政府状态”,情况是严重的。运动(或者说动乱)继续下去,全国混乱一片的话,尤其给世界上一些人以可乘之机进行破坏活动的话,那时就大势已去,势毕发生难以想象的问题。

我人为学生头脑太过发热,甚至简单。难道光有精神、有热情,就能解决诺大一片国土上的如此复杂的问题吗?他们不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吗?他们这样搞,起初能刺激民众的麻木不仁的心,但继续下去将不可收拾。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也许应了老话了。

5月26日星期五多云

今天打靶才有点意思,但三十八环还是太差劲。我们通常是给八发子弹,只准击发五次,四十五环优秀。我的目标是优秀。太紧张了,混帐!

上小学时长跑是不测验的,那时我自觉坚持跑步锻炼。初中时也经常锻炼,但每逢学校测验我就害怕、反感,成绩不好,到高中也是。

明天五公里测试,又是讨厌的事,不过我不再害怕了。

部队里“烟枪”比厂里还多,我开始讨厌香烟。我曾经非好烟不抽,把抽烟当成享受,但现在感到是浪费钞票。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抽烟。

一个人抽烟有种意境,思想漫步于过去、现在乃至“tomorrow”,这才是自由的时刻。

趴在那里,缺口、准星、靶心三点成一线。枪口下,荒草在微风中抖动。偶尔飘来一丝火药味,有点香。

5月28日星期六阴到多云

平时想休息,一到礼拜天又很无聊。下棋找不到对手,电视节目不合口味,想吃个饱兜里又没那么多钱。

又收到外公、弟弟的信。外公说和想念我,梦见我。他对我很有信心。弟弟的信三张纸,抄了《读者文摘》的一篇文章——《罕见的强壮人》给我,要我练得更棒。我会的!

6月1日星期四阴

北京的事演变成了暴乱,真没想到。

从台湾的电视里看到有军车被烧,军人受到袭击,很惨,大家都很气愤!

我们可能会提前结束新兵集训。

6月3日星期六多云

今天打靶四十三环。

6月4日星期日多云

第一批下连队的走了,与老乡、战友“撒泪而别”。

我是不会轻易哭的,男人流血不流泪。

6月6日星期二多云

还有十天就考试,十九号早上“开路”。这两天提不起精神。

连里组织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精神,北京的事已经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四号早上的事。已经有许多当兵的被殴,死伤几百人。暴徒气焰如此猖狂,实在少见。这是建国来首开纪录。但他们不会成功的!

多日来未摸围棋,看来下了连队才有机会过瘾了。

6月8日星期四多云

好端端的和平时期,谁会想到冒出个“绝食”,原以为只是学生的冲动,事情很快会过去,哪知愈演愈烈,又来了个暴乱,直到美国与我断绝经济、军事合作关系,金门岛增兵,我各部队进入战备。

来当兵时,大家都放心地说,和平时期的兵好当。真是世事难料。

上午已经开始考核,器械与战术,明天队列和射击。后天就下连队,嘿!

6月9日星期五多云

洗完衣服,就准备明天告别教导队,开路了。

到没什么激动,只是多日来的紧张一过去,有种轻松感。

新兵连,到此结束。

(注:短短的新兵集训生活给我一生带来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说我现在还有“兵味儿”,就是从那时起落下的。后来我还回过教导队(考军校的时候,后面会写到),那些营房、靶场都没什么大的变化,小店也还在,老板娘也还在。最重要的是,刚到部队时的感受也都还在。直到现在,好几次做梦都回去过。)
正文 四 关于新兵连的补充
补充之一下棋

由于随身行李不能带得太多,围棋和棋谱都没带上。训练间隙无事可干,打扑克不喜欢,挺无聊的。

偶然走过隔壁班,见有人居然在下围棋,大喜!看他们水平不过尔尔,技痒难熬,于是上前搭讪,希望能“来一盘”,对方见有同好,欣然答应。

对方姓赵,安徽人,属于“长考型”,而我喜欢下快棋。赵在他们那拨儿是“神拳无敌”,所以我去他们班有点“孤军深入”、“客场”的感觉。我一边下一边担心班长找我,水平自然打了折扣,他水平本来比我低,我一分心,他再一用心,两人就不相上下了。不管输赢,有人跟我下棋就是莫大幸运了!

围棋变化多,按平时的速度,一盘棋个把钟头很正常,可我们训练很紧张,小便都是一路小跑,要想安安静静下盘棋还真是奢望。没办法,只好“打挂”。也就是说,下到一半要集合什么的,就先收起来,等两人有时间再把前面的棋复盘摆出来,接着下。

回忆起来,整个新兵连期间总共只下过四、五盘棋,而且质量不高。

通过下棋我有两个收获:一是交了赵这个棋友,后来我们没分在同一个中队,但还是经常来往,成了好朋友;二是出了点“名”,都知道有这么个人会围棋,水平还不赖,以至于干部们也来找我下棋,甚至连警备区的干部都来找我,当然,那是后话了。

补充之二唱歌

有战友带去一本齐秦的歌本,我如获至宝,空下来就一首一首唱过去。有人走过,跟着喊俩嗓子,倒也寻觅到不少知音。

我不多的行李中有本歌本,临行时特意抄了很多自己喜欢的歌,其中最多的是阿伦(谭詠麟校长)的粤语歌。我们那批新兵里有几个广东,他们似乎个个会几首,跟他们说起阿伦,都很喜欢。他们唱粤语歌字正腔圆,羡慕死我了!跟他们在一起,我的广东话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为日后一鸣惊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歌友”中有为“大神”(那会儿当然还只是大侠),眯缝眼,瘦高个儿,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跑五公里背包散开夹着被子狼狈不堪的主儿,唱歌颇为了得,我会的他都会,我不会的他也会,彼此猩猩相惜,其乐融融。他若见此拙文,想必也会感念当日少年情怀吧!

部队教了不少歌,时至今日还牢记不忘,去K房还总要来几句,欲重拾当年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风貌
6月10日星期六多云

昨晚加餐,大家互相敬酒、互致祝词。

今早分兵,我在三中队。据说一中队最好,但来了后看看这里也不错。

大队的门口在一棵大榕树下,队部是一幢四层楼,前面有个喷水池,中间有只会喷水的大鲤鱼。我们坐大卡车沿一条小路绕过大队部,一直到码头上。老远看见几艘舰艇靠着码头,鼻子里闻的是一股淡淡的腥味。

我分在N3351艇,艇长是个瘦瘦的小个子,福建人。指导员也是个精瘦的人,江西人。机电长也是个精瘦的人,安徽人。我已经能从口音辨别他们的老家了。

要是船能开出去就好了!

6月14日星期三多云

天很热,午休时间延长到下午三点钟,吃过午饭就没事做了,觉得很无聊。当兵这么空的吗?

天天吃鸡,伙食很好。一起下艇的一个是江西的,一个是江苏的,还有一个好象也是江苏的,去南京学专业了。听说航海专业是在江苏学,机电、信号和枪帆专业就在自己大队学。

忘了带棋谱出来,这是最大的遗憾。

下到连队只写过一封信。简直懒得写,那些家伙玩得痛快,哪里会记得我!

6月15日星期四多云

“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我轻轻地哼着歌。上学时就喜欢这首歌,现在觉得真是为我写的。傍晚坐在船头,海风吹来,清新又凉爽。

6月21日星期三多云

今天第一次出海。

坐在船头,迎着海风,看着海天交接的那条线,不由产生了无穷无尽的感觉和幻想

我们去闽江口兄弟部队执行公务,回来绕到大嶝岛,中途抛了几次锚。将近一个礼拜时间的水上生活,对我来说很新鲜。听说有出海补贴的。

有人晕船了,我还好,没吐。

在海上看见三条海豚,跟着我们,在水面跃起的时候好象排练过一样,很整齐,太好玩了!

6月22日星期四阴

今天有风,天阴阴的。

坐在海边的斜坡上,看着脚边的海水。这个斜坡是用来供登陆艇放“门板”的,这时海水已漫到它的下沿。

波浪此起彼伏,不断向前推进,直到扑在障碍物上。我坐在海浪正好不能触到的地方,看那些仿佛是顽皮的小孩的浪,轻快地跑来,眼看跑到了脚边,却一下子又退了回去。偶尔一个浪打来,比前些浪大一些,浸湿了鞋子,使我想起在同小孩玩时,他们会突然打你一下,然后笑着跑开。

无数个波浪拍打着岸边,轻柔地发出“哗哗”声。海水沿斜坡向上爬,爬着爬着又一下退下去,那情形仿佛是一位钢琴家在弹奏着缠绵抒情的曲子,手指轻柔地起伏,间或弹出一两个强一点的音符。大海真是位内向的小姑娘!

波浪前赴后继,不住拍打着岸石。可能若干年后,这些石头会被某个浪头敲得碎裂,但这是遥远的事情,至少这些浪们看不到那令它们激奋的场面。它们之所以默默前进,最后在岩石面前撞毁,四散开的肢体又去组建新的躯体,又默默前进、毁灭,就因为:这就是它们的生活。

(注:这辈子象这样多愁善感的时候恐怕不会多了。描写一般。这一页贴的照片上,胡慧中和吕良伟靠在一起。)

6月23日星期五多云

中午指导员和机电长在下围棋,我看了一会儿,他们水平差不多。

指导员话不多,深思熟虑的样子。机电长很幽默,下棋很快。

指导员问我会不会,我说会一点,他点点头。

艇上只有艇长室有围棋,我不太敢去拿。

6月25日星期日多云

出去买了本棋书,在市里买的。中午请假出去遛了遛,厦门最繁华的中山路还有点玩头,不过比不上杭州的解放路或延安路。

没外出过的时候总以为出去没啥好玩的,现在才知道出去真好玩。

7月1日星期六多云

发了津贴,37块钱。相当于厂里的一级基本工资。

明天开始帮厨。在艇上,除了艇长、指导员和机电长,大家轮流做饭,每人一星期。我们几个新兵第一个礼拜跟老兵帮厨,以后就要自己做了。

7月2日星期日多云

一匹小鹿在眼前跳动,瞪着大眼。我追逐着它,它灵巧地逃开,却又时而回头看我一眼,仿佛在探测我的心思。它是一匹美丽纯洁的小鹿,但是经验已使我不再轻易沉迷于感情的旋涡。

做菜时有人来叫我,说有两个女的来到隔壁艇上,是老乡的妹妹。他说帮我烧菜,我去跟他们谈谈。这么热心,令我感激不已。

大概教导队时看女人被罚的事出了名,一有女人走过别人就会叫我,现在又是这样,好象我对与女人周旋有特殊的权利与义务。

我过去聊了聊。是来厦门做工的,大概有二十四、五了吧,反正比我大。长得还过得去。

7月3日星期一多云

菜煮得显然比昨天好,什么事都有个从无知到熟知的过程。

又出海了。

7月4日星期二多云

今天有点晕船,晚饭什么都不想吃,早早上了床。

一天跑了十几个小时,风浪很大,还要做饭,瞎忙活。

过了这个礼拜只要不做饭就好了,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还要挨骂,这滋味很不好受。

上了码头,好象码头还在晃,明明是陆地啊!

7月11日星期二多云

说来可笑,本子里帖了那么多女孩子的照片,可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何必老是收集别人的相片呢?

可能因为,我喜爱的是某种形象,不是某个具体的人。那种形象更吸引人,由于是抽象的,加上自己的想象,方才完美无缺。而现实的人是难免有缺点的。

对女孩子有兴趣是自然的,但我很现实,不该做的不会乱来。

我敢说,不论谁、男或女,不到三十岁、没与异性有深切的接触,就不能真正理解爱情和人生。

7月19日星期三多云

上午到菜地劳动,看到俩女孩在学骑自行车,忍不住要来骑了一下。

她们大概是首长的小孩,十三、四岁的样子,都很漂亮。

刚骑了两圈,不知谁在叫,连忙还给她们。
正文 六 专业集训
7月20日星期四多云

前天晚上睡觉前吃了支“蜂王浆”,结果晚上跑了三次马,乖乖!

不知谁发明的,伙食费吃不完就买些营养品发给大家,连咖啡、蜂王浆也当作营养品。我睡大舱,半夜里跑了一次,有人还在看电视,我就没起来,心想到天亮裤子会干的。睡过去没多久又跑了一次,前面没干这里又湿了。懒得起来,继续睡,迷迷糊糊又跑了一次。懒也有好处,不然一晚上换三条短裤。

跟别人讲他们都不相信。

昨天到队部报到,参加新兵专业集训,艇长让我学信号专业。可能他觉得我会围棋,又是城市来的,比较灵光吧。还居然让我当班长,我以为自己给人的印象不好的,新兵连就“”,下了艇又贪玩,做梦也想不到叫我当班长!


7月21日星期五多云

大家都是各个中队的,有几个老乡分开后现在又在一起了,还有那个新兵连认识的,都是同年兵,真好!

听说我共同科目考了优秀。要知道我是重点中学出来的,他们有的连家里来的信都要别人念的,跟我怎么比。

中午躺在床上小憩,凉风阵阵。迷迷糊糊,感到极为愉快,一个小姑娘在甜甜地笑着,和她在一起似乎不觉得什么叫伤怀、忧虑,那是极度的幸福。不料是南柯一梦。

7月29日星期六多云

今天碰到一个女的找人,我自告奋勇给她带路。或许男人需要女人的原因之一就是想显示什么,想让女人来证明什么。为什么跟男人就不会一见如故呢?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真的要找个女孩子,当兵太无聊。

战友没钱用我出手就是一张“兵”,每月三十七块的我竟如此大方!

为了能下一次棋,我费了很大力气,来来回回约人,结果还是没下成,他妈的!

(注:这个没钱用的战友就是那个跑五公里越野时散了背包的主儿,姓戴,我们的友谊就是那会儿建立起来的,至今历久弥坚。)

7月30日阴雨星期日

加餐,吃坏了肚子。

明天放假,可以玩两天。

7月31日星期一阴,有雨

去鼓浪屿玩了半天,比较痛快。

学运的事过去了,我们可以正常请假外出了。

鼓浪屿象个大公园,四处走走,上日光岩看看,还是挺舒畅的。

我和戴在日光岩拍了两张照片,不知拍得怎么样。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junlvyizhan.forumotion.com
 
军旅驿站:士兵日记从军实录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军旅驿站征婚交友网络军营 :: 您的第一个分类 :: 士兵日记-
转跳到: